雨丝文学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章 花好月圆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哗哗……
  
  瀑布落入寒潭,带起的轰鸣传到石崖上,伴随竹叶沙沙,让崖壁上的木屋倍显幽静。
  
  夕阳透过窗户,洒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,一把剑横放在案头,旁边还放着茶青色木杖。
  
  妆台摆在床榻跟前,吴清婉穿着一袭云白色的长裙,在铜镜前端坐,看着镜中的温润面容,久久难以回神。
  
  裙子是左凌泉刚到栖凰谷时送的,时到如今,已经有些年头了,不过吴清婉保存的很好,依旧整洁如新。
  
  而铜镜中的美人,亦是如此。
  
  镜中的女子,模样虽然没有变化,气质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,从‘淡雅仙子’变成了‘柔媚小女人’。
  
  曾经她坐在这间屋子里,脑子里想的只有门外风吹即到的小门派,以及无迹可寻距离远到绝望的大道长生。
  
  而如今门派如日中天、大道近在咫尺,她再次坐在这里,却又不太在乎这些了,脑子里想的只有那张改变了她一生的俊美脸颊。
  
  曾经不屈不挠扛起大梁,是出于责任,与沿着修行道往上爬相比,她更喜欢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小女人,风雨浪涛让凌泉去闯,而她则是背后最温暖的港湾,让凌泉无论面对多少艰难险阻,在回头之时,都能看到她在背后站着,一直在暗中默默的鼓励和支持。
  
  以前她觉得这些想法,有点‘不务正业’,太小家子气;但等到老祖也入了局,慢慢从至高无上的女武神,变成被凌泉欺负的哼哼唧唧的小女人,她才明白自己只是走快了些而已;若是有机会成为情郎背后的小女人,没有谁愿意肩抗重担独自前行。
  
  如今正事儿都忙完了,可以彻底的放下心中的担子,嫁入左家开始最想要的生活,吴清婉心底自然有点期待。
  
  毕竟以前在修行道,受限于阅历道行,左凌泉不让她出手,在姑娘们间比较弱势;而回到左家,开始一家人的家长里短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  
  作为‘闺房炼器宗师’,在宅斗的场合,她必将化身‘婉婉大魔王’,所到之处连老祖都得躲着走,真正展现‘凌泉第一个女人’的统治力……
  
  不过也说不准……
  
  吴清婉胡思乱想间,忽然想起了梅大仙君。
  
  梅仙君好巧不巧,是凌泉最后一个女人,手腕之强硬前所未见,心智、脸皮厚度都在家里拔尖儿,刚进门就展现出了‘大姐之姿’,开始接灵烨‘后宅一霸’的班儿,弄得灵烨都压力山大,偷偷跑来向她求和,共御外敌。
  
  吴清婉不清楚她这些小玩意,能不能吓唬住梅仙君。
  
  以梅仙君上来就敢穿着灵烨的装备溜达来看,应该不能,指不定她辛辛苦苦琢磨良久打造出了的大杀器,梅仙君拿到后非但不怕,还回过头来谢谢她。
  
  那她不成资敌的傻白甜了……
  
  吴清婉孤身坐在房间里,暗暗思索着以后的应敌策略,尚未想出个所有人,崖壁下方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……
  
  ----
  
  春日悠悠,峡谷寂寂。
  
  有贵客莅临,栖凰谷长辈有所告诫,数千弟子井然有序,待在各自的居所里,只能听见竹叶沙沙的声响,不见半点喧哗。
  
  左凌泉孤身走过林间小道,认真看着熟悉的景物。栖凰谷留下的记忆很多,虽然没有在外游历时那么荡气回肠,但身处底层无依无靠独面险境时的紧迫,却比外面的仙魔大战要让人记忆犹新。
  
  来到了丹器房的位置,可见竹林间多了不少屋子,都住着弟子,但寒潭旁属于他的那栋小院依旧空着,周边还有围栏,上面写着‘严禁入内’的字样,时刻都有弟子在附近观摩,甚至有俩弟子在寒潭旁打坐,估计是在尝试吸纳左大仙帝的气运。
  
  左凌泉没有惊扰这些小弟子,来到瀑布旁的石崖下,抬眼看去。
  
  石崖上的温婉美人,很快从崖畔现身,首先入眼的是规模惊人的沉甸甸,低头才能看到半张被倒扣海碗遮挡的娇柔脸颊。
  
  真大……
  
  饶是嘬了无数次,左凌泉依旧对婉婉的胸襟没有半点抵抗力,瞧见此景眼神就有点不对了。
  
  吴清婉瞧见此景,稍显无奈,只说了句:
  
  “凌泉,上来吧。”
  
  就消失在了石崖边上。
  
  左凌泉从弯弯绕绕的小道走上石崖,来到了顶端的石坪上。
  
  石坪上木屋依旧,隐隐能看到藏在瀑布后的‘水帘洞’。
  
  吴清婉穿着一袭云白长裙,姿态优雅娴静,走进木屋之中,整理着老物件,柔声道:
  
  “梅仙君觉得栖凰谷的布局一般,亲自操刀在大殿里重新勾画;黄伯母也过来了,秋桃她们都在那边,你不去看看?”
  
  左凌泉走进屋里,从背后搂住清婉的腰,帮她托起沉甸甸的负重:
  
  “我身份特殊,公开场合现身别扭的很,等晚些再见面吧。吴前辈,你怎么不过去?一個人待在这儿,是不是专门等我?”
  
  吴清婉自然是专门在这里等左凌泉,重回记忆最深的地方,不和左凌泉好好回忆往昔,那岂不是白回来了。
  
  不过这些直接说太腻歪,眼见胸脯一轻,吴清婉在左凌泉不安分的手上打了下:
  
  “想起我是前辈了?当年答应好,修炼时我不计较身份,平日里要把我当长辈看。结果可好,最后弄得修炼时把我当长辈看,图个突破禁忌的刺激;平日里反倒是不计较了,把我当小媳妇管。”
  
  左凌泉抱着不放手,下巴放在了清婉肩头:
  
  “谁说的,我一直都是对你言听计从的好吧,每次和灵烨一起的时候,我都是照顾你最多……”
  
  吴清婉听见这不正经的话就来气,从怀里转过身来,面向左凌泉:
  
  “你还好意思说?就因为我性子软,你就欺软怕硬,瞅着我欺负,我给灵烨准备啥,你都先往我身上招呼,她不敢尝试,我就敢了?”
  
  左凌泉笑意盈盈,抱着清婉柔声道:
  
  “不敢归不敢,事后婉婉喜不喜欢这样?”
  
  吴清婉自然是喜欢,她做哪些东西,就是为了和灵烨抢修炼时间,谁脸皮薄放不开谁吃亏。
  
  不过这些,敢当着左凌泉面承认,他怕是真会无法无天,因此清婉还是面露不悦道:
  
  “我喜欢什么?那种滋味有多难熬,你是男人根本体会不到,我若不是心疼伱,不想让你扫兴,哪里会答应,我以前多含蓄,你难道忘了?”
  
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:“是有点忘了,婉婉要不帮我回忆下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吴清婉对左凌泉太了解,岂会不明白左凌泉的意思,这是想玩‘端庄师长被无良晚辈作弄’角色扮演呗。
  
  吴清婉抬手在左凌泉脸上捏了下:
  
  “你老实点,别净想这些……天还没黑呢。”
  
  说着拉着左凌泉的手,走出了木屋,来到了崖壁之上。
  
  崖壁之上,瀑布的源头旁,立着玉堂当年丢下来的石柱,旁边还有一座孤坟,刻着岳平阳的名字。
  
  吴清婉来到坟前,和左凌泉一起,对着师父上了炷香,然后来到崖壁边缘,望向偌大的山谷,以及外面络绎不绝到访的修士。
  
  左凌泉站在身侧,看着短短几年大变样的山谷,轻声感叹:
  
  “岳国师守护大丹一甲子,若是还在,看到栖凰谷和大丹如今的样子,应该会很高兴。”
  
  吴清婉点了点头:“师父是有大毅力的人,能求长生却不求,返回故里在这小地方硬熬到寿终,称得上圣人二字。可惜我们这些当徒弟的,没有一个成器。”
  
  左凌泉轻轻摇头:“诶,这话不对,怎么没成器的?”
  
  “你说二叔?”吴清婉幽幽叹了口气:“二叔有才华在此地却无处施展,只能去外面闯荡,回不来就改变不了局面。”
  
  左凌泉拉着清婉,微笑道:“不是,我是说婉婉。本事又不是光看个人战力,仇尊主一仗没打,不照样是九宗辈分最高的仙尊。你能认真领路把我带出来,就是真本事,世上小宗门多的去了,你看有几个和你一样,能起死回生强行盘活的?”
  
  吴清婉抬手在左凌泉腰间拧了下:
  
  “别乱说。仇尊主可是瓜瓜的祖宗,栖凰谷祖师,你这么调侃,被人家听见,看人家还把不把瓜瓜嫁你。”
  
  “这怎么能叫调侃,这是说‘教导有方’。”
  
  吴清婉摇头道:“我也没教导你什么,就是陪你修炼了几次罢了……你教我还差不多,说是第一次、什么都不懂,结果上来就无所不舔,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掉……”
  
  话题说着说着,就有点飘了。
  
  吴清婉瞄了左凌泉一眼,又把目光望向别处,下意识紧了紧衣襟。
  
  左凌泉和婉婉在一起这么久,岂会不明白意思,拉着清婉的手往水帘洞走去:
  
  “走进去看看,这可是我待过的第一个‘洞府’,来都来了,不打个坐未免遗憾……”
  
  吴清婉知道进去了,就是左凌泉打坐,她面对面坐莲,眼神儿有点迟疑,想了想道:
  
  “天还没黑,猴急什么。灵烨在那边,把她叫过来吧,免得她闲着无聊,半夜过来说我吃独食,我还理亏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
  
  左凌泉转头看了眼栖凰谷外,轻轻笑了下,起身飞了过去。
  
  短暂交谈间,已经黄昏日暮,夕阳挂在了西边的崖壁之上。
  
  吴清婉站在山崖边上,目送左凌泉的背影远去,然后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天际。
  
  以前的习惯,都是清晨时分,才对着朝阳,伸个懒腰深深吸了口气,感叹一句:新的一天到了。
  
  而今天,吴清婉却破例在日暮之前,抬手伸了个懒腰。
  
  毕竟无论早晚,从这一刻起,昨天成为了过去,往后崭新的生活,已经到了眼前……
  
  ----
  
  在清婉期盼明天的美好生活之时,作为曾经死对头的宝儿大人,同样坐在华美渡船的屋脊上,背靠团团展翼雕像,怀里抱着白猫,凝望着天边的落日。
  
  饲养多年的大白猫,曾经陪伴了她数个日夜,每到公务忙完,夜深人静之时,她就这样坐在空荡荡的大殿里,望着殿外那座看不见的高山,神游万里。
  
  那时候心里想的是大道长生;是各种繁重事务;是自己错在了哪里,师尊为什么疏远她,把她一个人丢下不管不顾。每天看起来很充实,有想不完的事情,但如今回头在看去,却好似一个穷忙活的人间过客,自以为不负此生,实际上每天都在白活。
  
  而经历这一切起起伏伏后,她从只知道长生的淡漠少女,成长为了真正的女人;心里不在有那么多想法,有的只是看淡是非后的云淡风轻,看起来无所事事闲下来了,但却无比充实,毕竟她现在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活着,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‘身而为人’的点点滴滴。
  
  能有今天的看透世事,离不开师尊的暗中指引,那个把她强行拉入凡间的色胚相公,自然也功不可没。
  
  还记得在临渊城初见,她坐在石亭里,怀里抱着白猫,神态犹如深闺贵妇,暗暗怀着嫉妒,观察着那个师尊新看中的年轻剑侠。
  
  剑侠很英俊,谈吐也沉稳中不失风趣,看起来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谦谦君子。
  
  她当时觉得这样的人太普通了,除开容貌俊朗、会点剑术,其他品质都是烂大街,过目既忘,想不通师尊为什么会选这样一个人,作为接班人的候选人。
  
  她抱着疑惑和不平衡,偷偷跟着,观察这个年轻剑侠的点点滴滴,想找到这个年轻剑侠的缺点,让师尊看看,年轻剑侠根本就比不上她。
  
  后来缺点找到了,这个年轻剑侠,问题大得很,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,实则是个百无禁忌的大色胚,心无长生大道,更无苍生正邪,只在乎女人胸前那两大团儿。
  
  这样的人,根本就当不了师尊的接班人,更没法扛起九宗的重任,她找到这些缺点,应该很高兴的和师尊打小报告才是。
  
  但可惜的是,她在找到这些缺点的过程中,早已不知不觉沦陷在了其中。
  
  那个年轻剑侠,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身边人。外人看来,这些是缺点,是沉迷女色、胸无大志;而作为身边人,能感受到却是万般宠爱集与一身,是无与伦比的安全感和被溺爱的美好。
  
  她至今记得,那天月圆夜,她和左凌泉坐在宫殿的屋脊上,中间摆着小案,一起喝着小酒,彼此都是微醺。
  
  她在笑,笑的很好看。
  
  左凌泉愣愣望着她,一直坦然自若的目光,出现了一丝躲闪。
  
  她那时就知道,这个混小子,看上她了。
  
 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没点破,可能当时的自己,心底也出现了一抹难以描述的悸动吧。
  
  情丝便是如此,起头时不掐掉,种子种在了心里,便斩不断了,她是如此,师尊也是如此。
  
  以前让姜怡在宫里帮忙,她跟着出门游历,其实没抱着不当人偷家的念头,只认为自己是正常出差。
  
  但她能跟着一起出门,心底的潜意识里,就已经是期望出门后发生点什么,把这段缘继续下去,看能不能开花结果了。
  
  而后第一次到了左家,是她彻底沉沦的最开始。
  
  她父母离世的很早,师尊是个好师尊,但和梅近水不一样,不像个慈爱的娘亲,更像是爱但不会说出口的严父,她自幼性格孤僻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家的温暖。
  
  住在左家养伤的那些日子里,左夫人每天早上都端着一碗鸡汤过来,嘘寒问暖,眼中的喜欢和宠溺,直击她心底的最深处。
  
  心中所想,也是从那时起,从想当九宗继承人,彻底变成了想当左家的好儿媳妇。
  
  左夫人给的镯子,是她最珍重的东西,时时刻刻戴在手上,没事就显摆,抱的便是‘婆婆更喜欢我’的小媳妇心态。
  
  上官灵烨抬起手来,摸了摸手腕上的翡翠镯子,簌簌江风吹拂着华美长裙,金红夕阳洒在了明艳动人的侧脸上,澄澈双眸较之初见时的孤高与淡漠,多了浓浓的人间烟火气,看起来便像是凭栏望月思念情郎的小女人。
  
  “喵~……”
  
  白猫抬起脑袋,下巴放在灵烨的手腕上,望向天边的半轮红日。
  
  上官灵烨摸了摸白猫的脑袋,也看向了远方的斜阳,正神游万里之际,眼前忽然一黑,被一双手捂住了双眸。
  
  “猜猜我是谁?”
  
  上官灵烨回过神来,有些无语:
  
  “有意思吗?”
  
  左凌泉满眼笑意,松开捂住灵烨眼睛的手,等她回头打量时,就在红艳如火的唇瓣上亲了口:
  
  “姜怡她们都在栖凰谷参观,宝儿大人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?”
  
  上官灵烨抬手把白猫丢出了飞檐,带起两声“喵喵?”,背靠团团雕像,望向左凌泉:
  
  “当徒弟的要孝顺,师尊都爬不起来了,我自然要在跟前陪床。”
  
  ?
  
  左凌泉略微感知,发现玉堂就躺在下面的闺房睡觉,也不知是不是被拾掇的还没缓过来,都不管灵烨以下犯上的调侃,翻了个身装作没听见。
  
  左凌泉也不敢跟着调侃堂堂大人,在旁边坐了下来,握住灵烨的手:
  
  “这几天陪着玉堂回了老家一趟,等赶回来都到大丹了,都没来得及陪你走走,要不要出去逛逛散散心?”
  
  上官灵烨眨了眨眼睛:“去哪儿逛?”
  
  “随便逛呗。”
  
  左凌泉神秘兮兮的勾起嘴角,然后就拉着灵烨站起身来,抬手在面前的虚空轻轻一划,空间便左右分开,露出了一道‘门’。
  
  上官灵烨瞧见门后,是一片广袤天地,略显讶异:
  
  “里面什么地方?”
  
  左凌泉微微附身,直接搂着灵烨的臀儿,把她背在了背上,犹如跨入时光长河的仙界至圣,跨入空间裂口,缓步行走于虚空之间,看着脚下山河变幻:
  
  “仔细想想这是哪儿。”
  
  上官灵烨距离忘机还有一步之遥,体验这种仙帝周游万界的神通,还有点不好适应,紧紧搂着左凌泉的脖子,免得坠入无尽虚空,低头仔细观摩下方万物复苏的大地。
  
  等着走了一截,慢慢看到了一个海边的小镇,镇子房舍千间,有很多俗世的依仗队停在外面,远处的海上还有个月牙形的小岛,有很多人聚在哪里,看起来在举行什么祭祀活动。
  
  上官灵烨仔细辨认似曾相识的面孔,略显意外:
  
  “这是我们第一次遗落的那方天地?那个姓姜的,真把乱世平了?”
  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