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丝文学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五章 夜泊酒家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从文德桥南岸的宅邸出来,左凌泉撑着油纸伞,站在纸醉金迷的京城街巷间,举目四顾,想找个地方喝酒,排解稍显烦闷的情绪。
  京城人多眼杂,却没熟人,二叔还叮嘱不能去喝花酒。
  左凌泉思索了下,走向京城外侧,依照记忆,来到了水门附近的临河坊。
  水门是京城进出船只装卸货物的地方,聚集的人多是三教九流,其中以靠力气吃饭的脚夫最多。
  已经到了深夜,码头附近的小集市上,大半铺子都打了烊,被凶兽毁坏的房舍附近更是人迹罕至,只剩下赌坊和远处的小巷子,还响彻着欢闹声。
  左凌泉沿街行走,来到小街中间的酒肆外。
  酒肆里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声响,写着‘汤’字的幡子,在夜风中摇摇晃晃。
  咚咚——
  左凌泉站在酒肆门口,抬手敲了两下拴上的大门,里面没有反应,便又抬手敲了两下。
  片刻后,酒肆的后院里响起开门声,女子困倦的嗓音传来:
  “眼睛瞎?没看到打烊了?要喝酒明早来……”
  “是我。”
  “你谁啊你?说清楚,让街坊听到,还以为老娘偷男人呢,找姘头去前边的巷子……”
  “我是小左。”
  “左什么左,不认识,快滚,我汉子待会就回来了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左凌泉见对方认不出他的声音,想了想又道:
  “我是早上来你铺子喝酒,叫你大婶儿那个又高又俊的年轻人。”
  “嗯?”
  老板娘对这个明显记忆犹新,没有再说话,转而响起进进出出的脚步声。
  片刻后,酒肆大堂的门栓拉开,汤静煣从里面瞄了眼,旋即露出几分惊喜:
  “左公子,你怎么来了?白天没受伤吧?”
  大门打开,汤静煣露出半个身形,长发如瀑披在肩上,衣裙穿的很严实,却难以遮掩衣襟的宏伟,脸上没有点妆,在莹白月光的照耀下,白如羊脂软玉,一双丰唇更添了几分天热的柔媚。
  左凌泉勾起嘴角:“没受伤,事儿忙完了,想找个地方喝杯酒,不知道汤姐这方不方便?”
  汤静煣刚从被窝里爬起来,衣服都没穿整齐,肯定不方便,但又不好直接拒绝。
 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稍显尴尬:
  “嗯……我刚已经睡下,下酒菜也都没了……”
  左凌泉也不强人所难,伸出手来:
  “那行,汤姐把银子给我,我去别处喝。”
  汤静煣一愣,继而眼神谨慎起来,上下瞄了瞄:
  “公子要什么银子?”
  “白天事情紧急,给了汤姐一百两,没来得及找零。一壶酒两碟小菜,加起来最多三钱银子,汤姐得找我九十九两七钱。”
  ?
  那不是打赏的吗?
  汤静煣眨了眨眼睛,见左凌泉神色认真不似作假,眼神纠结起来,手儿掩着衣襟,嗫嚅嘴唇,显然不好意思直接黑了,又有点舍不得,想了想小声嘀咕道:
  “是哦,我还以为那是公子打赏的呢。”
  左凌泉咧嘴一笑:“汤姐做的是正经生意,我冒冒失失打赏一百两,你不仅不会收,还会把我当浪荡子打出去,你说是吧?”
  是个锤锤,我高兴还来不及……
  汤静煣终究不是黑心肠的女人,纠结了下,还是转身从衣襟里取出了刚暖热乎的银票,咬了咬银牙,递给左凌泉,做出大方模样:
  “多谢白天公子仗义相助,那顿酒,就当姐姐请你的吧。”
  这看似大方却无比肉疼的模样,看的左凌泉颇为有趣,他接过银票,左右看了看:
  “那就多谢汤姐款待了。街上的铺子都打了烊,汤姐要不给我介绍一家能晚上开门的,这一百两就当是酒钱。”
  啥?
  汤静煣并非愚笨女子,听见这话自然明白了左凌泉的意思。
  虽然有点不满左凌泉的戏弄,但人总不能跟银子过不去,她稍作犹豫,还是微微侧身让出路来,含笑道:
  “大晚上的,街上好像没能开门的酒肆,你真想喝酒的话,反正姐姐也被你叫起来了……”
  左凌泉顺势就进了酒肆,勾了勾嘴角:
  “那就叨扰汤姐了。”
  “唉,开门做生意,哪有叨扰一说,公子坐吧。”
  汤静煣来回一折腾,反倒把自己弄的有点不好意思,转身点燃了油灯,又把窗户撑开,从酒缸里打了一壶酒,来到了酒桌前:
  “酒是凉的,不过这天气也不冷。下酒菜没了,我去给公子准备。”
  左凌泉单纯是想喝酒,对其他没什么要求,摇头道: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